<acronym id="2ca8a"><small id="2ca8a"></small></acronym>
<acronym id="2ca8a"><center id="2ca8a"></center></acronym>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居平:老弄堂不相信眼泪

时间:2022/4/15 17:15:16

来源:东方网教育频道    作者:作者 居平    选稿:东方网教育频道 陈乐 秦嘉莹

即使四面楚歌,也要对酒当歌

4月9日,半阴半晴云暮天。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自3月29日封闭到现在,半个多月了,早期囤的食物,都吃完了。小区内各种团购群、团购队陆续出来,“团长”们应运而生!

虽然封闭在家,却挡不住从这一家门口到那一家门口的隔空喊话。

“吴阿姨,侬买了几袋米?买不到找团长呀!”

“米还有呀,菜老早没了,刚刚团购买了黄瓜蕃茄,蛤蜊沒呀,只好蕃茄炒蛋了。”

“阿拉屋里弟弟挑食,只喜欢吃甜咪咪蕃茄,啥地方有嘎许多番茄呀。盒马生鲜抢了两天,也没抢到,愁煞人!”李姐平时讲话一直轻轻的,今天嗓子也提高八度了。

“阿姐侬不要急,我先给你两个蕃茄吧,放在弄堂里的花盆边上,你一会儿自己拿,我们不接触。”自己还没拿到菜的后弄热心小张,老远听到李姐的话,马上说了这句暖心的话。

WDCM上传图片

承兴里本是闻名的体育弄,九子游戏,个个会玩。弄堂孩子们比较多,放学后经常在一起踢球、跳绳、打羽毛球,弄堂国际运动会更是人人参与,今年因疫情延缓。弄堂里一起打闹玩耍比力气的孩子,都是自己的孩子。

“我5:00就在叮咚买菜,抢了一小时也没抢到!”

“大家安全团购啊,注意2米距离,不要再次感染。”在弄堂里巡逻的大白警钟一样的声音传来,惊醒了为菜焦虑的人们。

“以前是小偷半夜鸡叫偷菜,现在是半夜团购抢菜。”三层阁上飘下以快嘴快舌著称的王阿姨的“金句”,与此同时,隔壁高爷叔自嘲与调侃的声音也传来:“阿拉都是出钱团购、半夜买菜的小偷。”

住在二楼个子高高的黄阿哥,刚刚结婚,妻子己有身孕,他耳朵上插着耳机,带着N95口罩哼哼唧唧唱歌:“以前为爱奔忙,现在为菜受伤!”

隔壁邻居傅阿妹隔空大咳两声,嘲了他一问:“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

黄阿哥的自嘲立即隔空传来:“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大家声音轻点啊,想唱歌明天再唱呀,已经凌晨1:00了,不要影响其他人困觉呀!”大白其实也是我们本小区的志愿者,可能他即将中考的女儿正在睡觉,第二天肯定要上网课?他担心“七嘴八舌”叽叽喳喳的团购居民吵醒女儿,用疲惫沙哑的上海话轻声细语的提醒大家,黑夜里看不清他的脸,只见微弱的路灯照着他的眼镜,在反光,那是一束微弱的星光,正穿透黎明前的黑暗。

WDCM上传图片

这一日的晚餐,我抄了蕃茄抄蛋,冲了榨菜蛋汤,就着一小蝶花生米,拿出之前囤的啤酒,和先生小酌,儿子喝维C泡腾片水,一家人整整齐齐地干杯,不由感叹“人生艰难,不如看淡!”“即使四面楚歌,也要对酒当歌。”儿子打开全民K歌,我们都喜欢音乐,唱歌可以防疫防抑,引吭高歌,可以快乐,忘却烦忧,让人充满力量,我们大声唱《这世界这么多人》《梦江南》、《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尽管五音不全,音色不美,但愉悦就好!

忽然,听到离我们4.5米对面1号的老邻居施老师夫妇也在唱歌,老夫妻俩还是合唱团的团员,他们经常喝点养生的黄酒,尽管只住在14平方米的后厢房,但性格开朗,乐观向上。儿子说,原来老弄堂人们都在开家庭演唱会!

弄堂人民,对酒当歌。

老弄堂不相信眼泪

4月11日,一个阳光普照的好天。

大概九点不到,我开门消毒通风,正准备把湿衣服晾出去晒。忽听弄堂大门口有人在大声哭泣,赶紧带上口罩,打开腰门,探出头去观望,只见一个穿绛红色衣服的五十多岁的阿姨,坐在弄堂门口的保安室对面,外地口音,正号啕大哭,:“我阳了!怎么办呀,昨晚就说运我走了,到现在还没有走呀。我快要死了啊?怎么办呀!”保安队长吕师傅安慰她说:“你不要急,车子还没到,车子比较紧张,你再等一会,会运你去医院的!”阿姨根本听不进,继续惊天动地干嚎着。

WDCM上传图片

她的旁边,另外一个阿姨(可能是她的老乡)同住密接者挑唆道:“你在这里哭有什么用呀,哭死没人管,你去居委会门口哭呀,敲他们门呀。找居委会任领导呀。”本来坐在小拖车上等车的阿姨,一听此话,马上弹跳起来,一路哭着奔向居委会,那样子根本不像发烧的阳性病人。

她一路干嚎,奔到居委会门口,一看门关着,居委会所有工作人员人去小区另外一条弄堂测抗原去了。紧接着,那个阿姨彻底失控,她不知从哪捡起一根粗棍子,也不是哪来的那么大力气?对着居委会门窗就砸,眼泪鼻涕一齐来了,还对着居委会的门一边吐口水唾沫,一边叫骂。跟在后面同住密接者阿姨竟然哄抢托老所的鸡蛋?一阵敲打后,居委会的门窗玻璃碎了,一片一片飞落在地,人们惊呆了,心也碎了。

我家斜对面的小许是药房的药剂师,长得清瘦苗条,80后的她正在居委会门口和215弄的73岁吴阿姨(以前是厂医)一起统计要配药的居民。

WDCM上传图片

看到这架势,简直吓坏了,急得直哭,她打了好多110打不通,打我电话,我刚想奔出门,但看到门口“禁足令”,急得团团转,急中生智,想起手机里有社区民警的电话微信,马上打电话发微信报警,10分钟左右,社区民警李警官赶到。

李警官人称“柱子”,个头虽然不高,但往哪一站,笔直挺立,无言自威!他和几个民警一起迅速呵斥劝退看客,拉开警戒线,制服了闹事的阿姨。

WDCM上传图片

其实,也就是大概三刻钟,居委会预先订好的救护转运车也开到了!一失控成千古恨?那个阿姨知道吗?忙碌的居委,失控的阿姨、挑唆的老乡、旁观的看客?此时此刻,又有啥感想呢?

百年石库门,百年老弄堂,非常时期,遭此重创,实在是心痛不已,作为本弄堂的居民们,朝夕相处,难道我们不应该反思吗?大疫面前,谁又是无心看客?谁又能置身局外?挑拨离间、信谣传谣,对谁都不是好事。大家只有齐心协力,互相理解,相互配合,才能化险为夷,渡过难关!老弄堂、老小区本来就是人口高度密集的高风险地区,这样冲动、焦躁、胡闹不是会带来更大的危险吗?

晚上,惊魂未定、欲哭无泪的我,给忙了一天的居委会主任小魏打微信电话,她也是住在本小区的居民,88年出生的她才三十几岁,已经忙得瘦了一大圈,疫期期间,她一天要接上百个电话,累得话都讲不出来了,负责的卢书记前不久也病倒了,她一个年轻的女孩,承担这么大的重任,真心不易。她对我讲,这个阿姨是群租客中的一个,几次三番整治这些群租客,还是被他们偷偷地进了小区,这是她工作的失误,这件事影响太差了,她很伤心,几度哽咽,她说会尽心尽力处理好这件事。

WDCM上传图片

4月12日,上海疫情防控分为管控区、封控区、防控区,闹市区小小老弄堂有1900户,6000户籍人口,还有各种各样的外来流动人口,老小区,最难管,老弄堂,防疫难,此“阳”非彼“羊”,总得见太阳!

但是,卑微中挺立的老弄堂人,团结就是力量,办法总比困难多。

在居委会魏主任支持下,我们招募热心志愿者建立了“承兴心理援助团”,帮助居民排忧解难,疏导焦躁情绪。我这个“无用书生”也当上了有用“团长”。

上海人不相信眼泪,老弄堂不相信眼泪。

02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