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2ca8a"><small id="2ca8a"></small></acronym>
<acronym id="2ca8a"><center id="2ca8a"></center></acronym>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陈钧德:一个平凡的普通人“逆袭”成艺术大师的背后

时间:2021/8/30 22:45:45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君娜    选稿:东方网教育频道 陈乐 黄澄怡

WDCM上传图片

“他是海派绘画的继承者和开启者,是海派艺术高原上的一座高峰。”刘海粟美术馆副馆长靳文艺评价道。

历时两年的筹备和整理,“海派油画大师陈钧德——艺术与文献特展”将于9月10日正式在刘海粟美术馆揭幕,这是迄今为止陈钧德作品和文献展出最为全面的一次展览。

这几天,刘海粟美术馆正在进行紧张的布展工作。趁着间隙,记者和作为本次展览策展人的靳文艺聊起展览背后的故事。

WDCM上传图片

海报

画展是陈钧德的“遗愿”之一

靳文艺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本已经被翻旧了的书,是丁曦林著《激情不灭——艺术隐士陈钧德的成长史》。因为这次展览,他已经通读了至少三四遍该书全文,书里更是用不同颜色的记号笔作了大量的注释。书的扉页上,他给自己写了一句话,“策展人的工作就是没日没夜转圈圈。”

此次陈钧德展的这个“圈圈”,他已经转了4年。

4年前,中国美术馆首次举办陈钧德的展览,引起不小轰动。陈钧德“艺术隐士”的名号并非虚传,作为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油画界最为活跃的杰出艺术家之一,尽管名声在外,但他很少在公立美术馆办展览。靳文艺看了展览现场后大为触动,再加上陈钧德与刘海粟有特殊的师生情谊,便萌生了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为陈钧德举办一次大展的想法。

“陈钧德在海派绘画起着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在苏俄写实主义绘画曾在中国作为主流绘画艺术的岁月里,他的油画探索得到颜文樑、林风眠、刘海粟、吴大羽、关良等诸位海派名家的亲自指点,并与他们结下深厚友谊,之后又开拓了自己的画风。”靳文艺告诉记者。

刘海粟寄语陈钧德:“认定方向,走自己的路。”陈钧德也曾回忆:“我非常敬重刘海粟老先生,那时经常拜访老先生,请老先生指点绘画。与老先生交往,最大的收获不是学到技巧,而是学到他们对绘画的态度和人品。”

为此,靳文艺找到了陈钧德本人。当时仍健在的艺术家欣然同意办展。靳文艺回忆:“他很高兴,马上同意了。老人家说,希望能够慢慢筹备,自己的身体不是太好,想一起来做这个展览。”话犹在耳,但遗憾的是,筹备过程中,陈钧德因病离开了人世。

带着自己的心愿和艺术家的遗愿,靳文艺继续前行。

WDCM上传图片

《暖冬阳光》布上油画 2006年 上海

海派绘画的“继启者”

和中国美术馆的那次展览相比,这一次的展览规模更大,上百件画作和二三百件文献资料展品,将陈钧德的艺术人生娓娓道来。

“包括丁曦林和鸿一美术馆馆长郦韩英在内,我们三个策展人共同策展这一展览,希望能更全面地展现陈钧德的艺术人生。”靳文艺说。

尤其是文献部分,把陈钧德作品以外的艺术主张也一一呈现出来。“家属一开始不能理解,以为只要把作品准备好就行,最后小到一张陈钧德写过的字条,也被挖掘了出来。”

在梳理陈钧德艺术人生的过程中,靳文艺真正了解了陈钧德。同普通人一样,陈钧德没有出生在艺术世家,父亲是生意人,母亲是心灵手巧的家庭妇女。唯一的美学启蒙是童年时代做石匠的外祖父雕凿的石狮子以及秀美的家乡景色。

凭借对绘画的兴趣和钻研自学,陈钧德同时考上三所大学,最终选择了上海戏剧学院的舞美系。他学习绘画的年代,处于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当时,西方现代主义绘画在中国面临一个黑暗时期。而这一时期,也正是陈钧德得到包括林风眠、刘海粟、关良、颜文樑等在内的中国第一代油画家私授最多的重要时期。

老一辈艺术家的言传身教,结合他的个人奋斗,随着时间积淀,让他的艺术呈现出既和前辈一脉相承,又在多方面实现了独创或超越的风格。他的抒情写意风格,美到连印刷专家也惊叹“他的色彩很难逼真地复制”。

“特殊的年代,在特殊的场域之下产生的这样一位海派绘画的真正‘继启者’。这也是这个展览着力表现的核心内容。”靳文艺说。

WDCM上传图片

《梦境》布上油画 2011年

做成一部教科书式的展览

历经两年的筹备和梳理,靳文艺称,“这是一个用新闻深度调查形式来呈现的展览。”

他解释:“陈钧德并不是一个天生的艺术家。他最初画的画,也就是普通水平。一个平凡人如何一步步成为艺术大师?他的成长经历和艺术主张鲜为人知,这次展览就是把这些不为人知的一面像新闻调查一样充分呈现出来。相信每个来看这场展览的人,都会有触动和启发。”

WDCM上传图片

《柠檬鲜花图》布上油画 2007年

展览展出的文献中还藏着有趣的往事。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一次陈钧德在福州路逛书店,看到一本西方绘画画册,想买下来。结果被告知,这本仅有的画册已经被巴金预定了。因为没带够钱,巴金回家取钱去了。为了拿到这本书,当时寂寂无闻的陈钧德翻黄页找到了早已是名人的巴金的联系电话,问能不能让给他这个画画的人?开明的巴金直接答应了。

靳文艺介绍,展览包括“绵延的师承”、“教学相长”、“我以我法探精微”、“生命交响的色彩”等板块。在最后一个板块里,将展出陈钧德生命尾声用画笔画的最后一幅油画《勿忘我》。

因为患病,病床上的画家已经很少有力气用画笔画油画。学生们带着“勿忘我”的花来看望陈钧德。他拖着病体,完成了这幅画,画完就全身瘫软了。家属在收拾遗物时发现,画的背后,陈钧德这样写道:“我是有病之身,是什么支撑我继续画画?因为我对绘画保有热情,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我们相信展出的作品内容本身已经足以打动人。”靳文艺说,“也因此,展览放弃了包括声光电等在内的形式上的噱头。展览在展陈上采取了平铺叙事的方式,靠他的作品说话。他每一阶段画的作品,都体现着他自己的思考。我们可以看到陈钧德在每个阶段为自己的美术理想去不断努力的痕迹。”

对于这场展览,靳文艺的目标是:“做成一部教科书式的展览,做成一部个人成长史的励志故事,有学术高度又平实易懂。”

WDCM上传图片

靳文艺和陈钧德

9月10日,展览终于将揭开面纱。

02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