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2ca8a"><small id="2ca8a"></small></acronym>
<acronym id="2ca8a"><center id="2ca8a"></center></acronym>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复旦金婚夫妇说:“每天散步时,我们都会去看一看物理系门前那棵大树”

时间:2021/10/15 16:47:12

来源:新民网    作者:张炯强    选稿:东方网教育频道 陈乐 黄澄怡

五十年前,他们决定一起走一辈子。那年,正好是党的五十岁生日。

五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共产党迎来百年华诞,他们也步入了金婚的殿堂,见证了新中国发展的无数重要时刻。

本周,复旦大学举行2021年敬老节庆祝大会,表彰先进,纪念金婚,这也是复旦连续第四年开展金婚纪念活动。据统计,今年全校共有42对金婚夫妇。2021年,五十年来,小家的轨迹融入了大国的崛起,青年时期的共同信仰,让半世纪的相濡以沫激荡着时代的回响。复旦金婚教授的故事,与现在热播电视剧《功勋》里的故事一样精彩。

王克忠 周丽锦:“孩子最先认得的人名是马克思和恩格斯”

WDCM上传图片

WDCM上传图片

图说:王克忠、周丽锦伉俪 采访对象供图 下同

一进入王克忠和周丽锦的家中,满屋的书籍、报刊、杂志和手抄的笔记本映入眼帘。周丽锦笑道:“我们俩都是书呆子!”

1960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经济系的王克忠留校任教,之后被借调至上海市委办公厅。在信访室工作期间,他认识了同事周丽锦:“看见她的第一眼,我就想,怎么还有这么漂亮的姑娘!”

一见钟情的王克忠开始他“笨拙”的追求之路,面对办公院子里灿烂的桃花,写下“三月桃花一时红,风吹雨打一场空”的诗句。后来,周丽锦对王克忠日久生情,1971年1月27日,经组织批准,两人结成了夫妻。

同年大年初二,他们在家人和长辈们的祝福声中一起吃了顿饭,就算婚礼了。“他什么也没有,就带了一大箱书,大多是马列著作……”婚后,他们添了一个男宝宝,二人工作都忙,时常顾不上带孩子,在家工作时就把孩子放在书桌旁,教他认识“马恩选集”封面上的作者头像。“所以后来孩子最先认得的人名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周丽锦说。

回到复旦校园后,王克忠一直从事政治经济学教学和研究工作。期间工作日程排得满满的,而此时的周丽锦成为了他的得力助手。“所有文稿从草稿到定稿都由她帮我誊抄。她书写速度快,有时还与我探讨文章的题目、小标题、某个观点的提法等。”王克忠非常感激妻子:“她不仅是我的秘书,还是我的秘书长!”

张新夷 周映雪:“谁工作忙,另一个就多顾着点家里”

WDCM上传图片

WDCM上传图片

图说:张新夷、周映雪伉俪

“在长春物理研究所,我们第一次相遇了。那是在1968年,3月18日。”周映雪说。那年春天,刚从复旦大学物理学系毕业的她初来乍到,和张新夷分到了一个学习小组。“我听说他是研究生,就去和他确认。”那个年代,很少有人能考上研究生,身份一亮明,周映雪对他就越发欣赏起来。此后,他们日久生情,1971年,缔结婚姻。

爱情如春,但两人共同的事业——我国的发光材料研究——正处于寒冬期。“我们当时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愿望,要尽快赶上世界。”1978年,36岁的张新夷远赴法国深造。一年之后,周映雪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从法国结束深造回到北京,正好是冬天,张新夷和周映雪手里提着一根一米多长、用来输送液氦的管子,在大街上顶着寒风往车站走,硬挤上了公交车。幻灯机、液氦管,实验室不常用的支架、说明书,他俩全都省钱买下来,统统从法国运回所里。两人怀着一身学来的本事,开始尝试闯出寒冬。

“谁工作忙,另一个就多顾着点家里”,成为他俩四十多年里的不言之约。他说:“服从工作最要紧,她总是全力支持我。碰上两边都忙,那就带上两个孩子一起出差。”

1995年,周映雪参与某个工程项目过程中,脑部意外受伤,到了夜里,旧伤造成的脑部放电,使她不得不经受抽搐的侵扰。天亮了,她又投入到日常的工作中去。

2001年,他们俩一起回到周映雪的母校复旦工作,校园里出现了他们共同奋斗的身影。此前,他们的女儿已经考上复旦,并留校工作,一家子都成了复旦人。

四年前,周映雪脑部旧疾发作,为了她身体的康复,张新夷费尽了心思。现在,周映雪的身体康复得越来越好。前些日子,俩人还录制了一段《致橡树》的朗诵。到了结尾,他们读道:“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坚贞就在这里: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王恭明 郑家芝:“我们对复旦的感情是很深的。”

WDCM上传图片

WDCM上传图片

图说:王恭明、郑家芝伉俪

“我们对复旦的感情是很深的。”算起来,今年是他们结婚五十周年,而结识复旦,比这还要再多个十年。

1965年,王恭明升入大三,成为复旦物理学系的“老”学长。校运会上跳高拿了名次的他,一眼就被系舞蹈队看中了。同年,复旦附中舞蹈队队长郑家芝刚刚考入复旦物理学系,立马就报名进入了系舞蹈队。活泼踊跃的大一学妹,和被拉来的大三学长,一见面,聊着聊着,成了!

后来,王恭明被调到广州工作,郑家芝则留在复旦。没法见面,两人就写信:“他那时候寄来这么厚一叠(信),都是他理论推算的公式,没什么甜言蜜语。”到了1971年,王恭明请了不到一个月探亲假,匆匆忙忙赶回上海结婚。

1977年,王恭明参与到“激光汉字信息发生技术”的课题组,正式调回了复旦工作。那段时间,他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上,项目最终取得了突出的成果,“感觉好像回到了复旦,一切就都顺利了起来。”

2008年正式退休后,夫妻俩还是住在学校旁边,住的离复旦近一些。“我们在复旦六十多年了,要到别的地方去住,还是有点依依不舍。”

每次到校园里散步,他们都会到物理学系的大门口走一圈,走到门前的那棵大树底下,多停留一会——那是原来舞蹈队每天练晨功拉腿的地方。

“要我说这五十年里哪一年最重要,我觉得就是今年,2021年。”纪念金婚,老俩口决定自己拍一张金婚照,弥补一下当年的遗憾。

02彩票